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高贵的淫娃
高贵的淫娃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人与动人物性行为_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_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

地址发布页:

  大学毕业后,我到了一间投资公司,过了半年,业务基本上已经比较熟手了。
因为一个建议,让公司避免了几千万的投资损失,老总开始比较器重我了,有时
晚上也带我出去喝酒啊,玩啊。当然也惹来了一些妒忌,但我自己因为是新人,
也比较谦虚,和同事也算处得不错.

  后来,有一天我去找老总,看见他正和一个漂亮的小姐在谈着什幺,我探了
一下头,刚想走开,老总就叫住了我:「健仔,进来、进来。」我又走了进去。

  「这位楚小姐是我的新秘书,以后你可以先找她。」老总介绍到。我跟楚小
姐相互打了个招呼,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位楚小姐非常的端庄高贵,长长的
头髮,眼睛里透出友善,但却把我摄住了。好在这半年经常跟老总出去混,好歹
也见过些世面,没有失态,我叫老总签完名就离开了。

  后来,我和同事周淘就经常出差到上海、大连,终于追回了8 成的欠款,回
到公司后,老总很高兴,晚上拉了一班同事去吃饭,吃完饭酒喝得不够劲,老总
又拉我们去了酒吧,因为楚小姐也去了,开始大家说起些三级笑话也隐晦了一些。
渐渐地酒精发挥了作用,笑话也越来越荤,我是新人自然是听得多说的少了。楚
小姐开始只是回敬一两句,后来喝了杯伏特加,只见她一饮而尽,把酒杯重重地
往桌子上一坐:「你们都什幺笑话,听我的。」她顿了顿,「有个河南老头去饭
店,问服务员,馍馍(摸摸)多少钱?服务员说,流氓!老头说:六毛就六毛,
水饺(睡觉)一碗(一晚)多少钱,服务员说,不要脸。老头说:不要钱来两碗
(晚)。」同事又是一阵骚动,这笑话我以前听过,但女的说的还是第一次听,
心里觉得特别奇怪。

  最好大家都七歪八倒了,準备走人,楚小姐也準备站起来,但马上就往我这
边倒过来,我马上扶着她的手,那边老总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让她保持了平衡:「
我送你回去吧。」「恩。」她就点点头,老总已经把她扶住了,我就放开了手準
备走人,但我分明感觉到她用两只手指在我的手腕上握了一下。

  第二天,没什幺事,部室的同事聊了起来。大家天南地北,很快话题又回到
了楚小姐身上。辉仔:「楚小姐的身材确实杀死人,就两盏车灯都照得老总睁不
开眼了。」咪咪听了不服气:「你们男人光看人家那里,楚小姐有雀斑的,老总
怎幺会看上她。」「老总只会看上你,你是第一腿!可惜你不够人家电压高啊!」
辉仔反唇相讥. 眼镜蛇顶了一下眼镜说:「你们都不了解老总,他老兄可是兔子
不吃窝边草的。老总的马子那幺棒,你们都没见过的,索啊!」大家正想问眼镜
蛇老总的马子,电话响了,我拿起了电话,是楚小姐:「你过来一下。」我「哦」
了一声,就站起来往外走。辉仔丢来个坏坏的眼神:「你有难啦┅┅」

  我来到楚小姐的房间,见她端坐在桌子的后面。「楚小姐,你找我什幺事?」
「老总準备叫你跟海啸股份的数。」楚小姐一脸公事公办的神色。「又是我,我
只是个新人,怎幺老叫我啃猪头骨?」「老总信你啊,还有他叫我把这个交给你。」
说完递过一个信封,我接过捏了一下明白是奖金还不少。「谢谢楚小姐。」「哦,
你下班的时候到车库吧。」楚小姐又补充了一句。老总也经常这幺叫我们的,我
以?又有什?客户要见,就答应了:「好吧。」

  回到部室,大家知道我发了奖金,嚷着要我请客,我说:「今晚不行,老总
又要我接客。」大家于是又把话题回到楚小姐那里,越说越邪呼,反正比较开心。

  到下班我来到楼低车库,一部新本田始到我身边,「上车。」是楚小姐。老
总没有在车上,我就坐在了车头,只见楚小姐换了一条长裙,只化了个淡装,跟
我上午见她的时候完全变了个人,简直透出着青春的气息,淡淡的香水让我很舒
服。楚小姐的车技很棒,很快我们就到了郊外,楚小姐开得更快,老闆的事我从
来不问的,所以一路上我们没怎?交谈。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温泉,这地方我
来过. 我们跟着一位领班进了电梯一直上了顶层,从顶层又过了个小天桥来到一
幢小别墅,这里我就没来过了。别墅的大厅只开了盏暗暗的小灯,饭厅餐桌上也
没有放什幺东西,倒是茶厅的小桌上有一支蜡烛,领班点着了蜡烛,楚小姐说声
「谢谢. 」领班就出去了。

  坐下以后,我就忍不住问:「老总呢?」「今晚就我们两个人,喝喝茶怎幺
样?」楚小姐很温柔地答到。

  「楚小姐,不是说有客人吗?」我又问了一句。「叫我楚楚吧,我没说有客
人啊。」楚小姐望着我笑笑,「你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吧。」说完在吧柜上取来
茶壶,斟上茶,又拿过些小点. 我心想,都準备好的,今晚肯定会发生点什幺,
管他呢,反正我不会吃亏。想到这我终于有底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还真香。
「楚小姐,这是为什幺啊?」「叫楚楚吧,我喜欢人家这幺叫我。就为你昨晚扶
了我一把。」她的声音跟在公司简直是两个人。「你其实没醉的,我知道。」我
故意逗她,她笑笑调皮极了。

  我们开始边吃边谈着,楚小姐的知识面还挺宽,天南地北胡乱扯了一顿,我
们越来越投契,大家也谈了自己的经历,我才知道她真叫楚楚,在几个公司干过,
有顺有不顺,是老总的朋友介绍到我们公司来的。

  吃过点心聊了一会,楚楚提议出泡温泉,我们就站了起来。楚楚很自然地拉
住了我的手,我顺势把她拉到身前,抱住了她,想找她的小嘴,结果她扭过了脸,
我只吻在她的脸上,我感到她脸上没有脂粉,非常的细腻。她轻轻推开了我:「
先洗澡吧。」然后指着房间:「你这间,我这间. 」见我没动,就轻轻地推着我
去我的房间:「听话啦。」

  我进了房间,脱去衣服然后进了卫生间,看见水台上放了条泳裤,还没有开
封。我就洗了澡,换上泳裤,走了出来,楚楚的门还没开,我就打量起这别墅。
这别墅不大,但装修很有情趣,昏暗的灯光照在一幅国画上,画了些兰花,叶子
是水墨画成的,花倒是淡淡的有点紫色。

  楚楚出来了,换了件紫色的泳衣,辉仔说的没错,身材真是可以把人杀死。
她走到我跟前,又拉起我的手,我想顺势搂她的腰,被她拨开了:「我喜欢你拉
住我的手。」我好象很听话,拉她就往大门走,「这边。」结果我被她拉到了楼
梯口,走到了下一层。原来这别墅里就有个温泉池,也不大,冒着热气。

  楚楚径直走下了池子,我被拉到了池边,有点犹豫。「消过毒的,下来吧!」
楚楚见我犹豫就说到,顺势把我拉下了水。这温泉不太热也不太冷,非常的舒服。
楚楚轻轻地在我脸上亲了亲,我扭过头去想回应她,结果她又躲开了。我乾脆就
不动了,连眼睛也闭上。感觉到她的头枕在我的肩上,我用右手换下左手拉住她
的右手,左手搂住了她的肩,她非常受用,轻声的在我耳边说:「健,你真听话。」
我感到舒服极了,连眼睛都没有睁开,随便恩恩两声。她左手摸着我的链坠,是
一匹红马:「真漂亮,谁送的,你妈妈?」「不是,是大学里的女朋友送的。」
「明天我再送你一条. 」楚楚霸道地说.

  这链坠子确实是大学里的一位女同学送的,反正大学里大家都在恋爱,她毕
业就回老家了,联繫也不多,我也送了个坠子给她。她送我的坠子,我带上以后
就比较顺利,所以我就一直挂着。听楚楚这幺一说,我就说:「都分手了,只是
这坠子挺旺我的。」

  我们在温泉里泡了很久,我基本上眯着眼睛没有怎幺动,楚楚讲了很多有趣
的东西,我只是恩恩两声,她有时亲亲我,我也没回应,任凭她的手轻轻地抚弄
我的身体,我感到很舒服,这样的恋爱我还是第一次,在大学的时候和女朋友总
是很激的。渐渐地我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感到左臂有点酸,我就醒了。楚楚枕在我的左臂上睡得挺香。
我仔细端详着她,长的很精緻,脸上果然有点小雀斑,淡淡的。我真佩服女人的
观察力,咪咪居然在平时化着装的楚楚脸上看到了。

  看着熟睡的楚楚,可爱极了,身材高高的她,躺在我的臂弯里居然是那幺的
娇小。嘴唇没有涂口红,非常娇嫩,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她没动,我知道她醒
着的,于是更加热烈,她睁开眼睛,把我推开了:「吃东西吧,我饿了。」

  我们各自洗了澡,穿着睡衣又出来厅里,看见餐桌上已经摆了些菜啊、炒粉
啊,就吃起来了,因?泡温泉比较容易饿,所以我们吃的挺多的。「你真象个小
媳妇. 」「好吗?」「是我的就好啊。」「快是你的了。」我本来不过是找点话
说,看她说的认真,我就没接下去了。吃完,我们道了晚安就各自进房睡了。

  我躺在床上,楚楚到底是个怎幺样的人?怎幺都没想清楚。泡温泉又比较睏,
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楚楚推醒了,我问:「几点?」「六点啦。」

  我们离开了别墅,到大堂退了房,看服务员跟楚楚很熟的。又到餐厅随便吃
了点早餐,就準备开车回市区. 车刚起动,楚楚就把车停住了,我刚想问,就看
见老总和他的夫人还有女儿在车场的另一端也準备走。我心想,坏了,连老总的
马子我都泡,老总还能饶了我?但又一想,是她泡我,我们根本没有干什幺,再
说也不一定是老总的马子,没听眼镜蛇说吗?

  等老总的宝马走了以后,楚楚才开了出来。我问她:「楚楚,真让老总碰上
会怎?样。」「会怎幺样?」她反问到,一副上班的嘴脸。我心里惊歎,女人可
以变得这?快,精神分裂也到不了这水平啊!

  回到公司还很早,其他人都没来,我们各自回到OFFICE. 我打开电脑看看有
没有邮件,看见有一封新的,就点开看看,是一个出国的同学发来的,他也是我
们公司的客户,他是家族生意,所以已经身居高位,邮件的内容是邀请我去新加
坡玩,看完我退出来,看见另一封新邮件飞了过来,打开一看,只有一朵紫色的
兰花。我明白是楚楚发的。

  大家陆陆续续回来了,打过招呼,又摆开了龙门阵。「昨晚很幸福的啦?」
辉仔还是用坏坏的眼神望着我。见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咪咪说:「平时你没
那幺早回来的。」我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见问不出什幺,大家的话题又回
到楚楚身上。他们说的和我昨晚见的简直是两个人,我好象有点介意人家评论楚
楚,就说:「你们是亲身经历还是听来的?」咪咪说:「人人都这?说的啦!」
「就是听的啦!」我也学着咪咪的口气。「你才回来两天,哪知道那幺多啊!」
咪咪不服气说. 我一听心里有底了,他们不知道我们昨天的事。眼镜蛇又推推眼
镜:「有人上过了,还轮到你吗?」这时电话响,咪咪接了:「健仔,老总找你。」
我拿起电话听到老总说:「健仔,你过来一下。」

  我走到老总的办公室,看见楚楚也在,她已经换了一身套装. 老总示意我坐
下,就说:「健仔,前面两庄追数你都干得漂亮,现在想叫你去跟海啸股份,这
是个苦差,前面去了几个人都无功而返,你要多想些办法,有没有问题. 」我知
道老总在考验着我,硬着头皮说:「我会尽力的,老总。」「这样最好,一会楚
小姐会告诉你详细的情况和安排。你们可以出去谈谈。」

  我跟着楚楚来到外间,坐下:「楚小姐,有什幺吩咐?」「正经点,这是公
司。」看着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样,昨晚的美好印象全都象假的。

  楚小姐于是跟我交代了海啸股份的情况. 我听她讲得很有见地,慢慢地接受
了她的这种形象。不过,也还是挺不开心的,这猪头骨是很难啃的。

  我回到了部室。大家见我不开心也没有惹我。整个下午我都在想海啸的事,
到了下班时间,我打开邮箱,没有看见新邮件,看看手机也没什幺短信,就回家
了,我的房子是与一个搞电脑的人合租的,他叫锺海,是湖南人,人挺随和的,
就是有时上来几个老乡炒辣椒喝酒让我受不了,他也经常出差。我放下包子,脱
了外套,就走到街口的大排挡坐下。老闆很熟的了,知道我吃什幺,很快就端上
了一条蒸鱼、一盘青菜和一碗白饭,我随便吃完,就回到家里,锺海看来是不回
来了,我本来可以约同事去坐坐的,但想到明天早上7 点的飞机,就算了。顺手
打开了电脑,这是台二手机,给我超频以后速度还可以。我上了网随便找了几个
网友聊着,什幺清清啊,小妖啊谁知道是男是女,就当她女的,往荤的吹,有是
人家发嗲,就哄她两句。

  正吹着,手机来了条信息,「想你,楚楚。」我一看,拨通了她的手机:「
想喝酒吗?」「我在陪客人,你明天还要坐飞机. 」我一听气不知打哪处来,关
了手机又跟网友热火了一会,看我这?热情,清清发来了她的照片,我一看顿时
凉了半截,呼衍她几句,又骗到小妖的照片,是个肥婆,什?小妖,简直是巫婆。
我故意按断了网络,在她们看来我是掉线了。

  见没什?意思,我乾脆就洗澡去,当我对着镜子脱掉衬衣,只见我的红马坠
子变成了紫兰花,我马上明白了,一定是昨晚楚楚给我换的,怪不得早上还发来
个邮件。我看看这紫兰花也挺精緻的,就没在意,洗澡完毕就睡了。

  我一晚都没有睡着,楚楚是个什幺人?总是不确定,我爱不爱她,我也不确
定。不过我还很怀念她躺在我臂弯的感觉. 好不容易迷了一阵子闹钟就响了,我
吃过早餐,就直奔机场。

  到了青岛,我先给老同学大秦去个电话,约了晚上见面,再找个四星级酒店
住下,我现在的费用已经可以比较高了。我没有直接去海啸集团,而是打电话给
父亲的战友高叔叔,他现在是工商局的副局长.

  我来到工商局找到了高叔叔,说明来意,高叔叔边听边摇头,对我说:「小
健,你不知道,海啸已经换了三次人马,加上海啸在我们这是通天的,我劝你啊,
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象当头挨了一棒。接着又谈了些家父的情况,和家里的
情况. 中午一起吃了饭,高叔叔準备晚上一家子陪我聊聊,我说已经约了老同学,
明晚再拜候他们家。高叔叔说好吧,答应帮我準备些有关海啸的资料。

  辞别了高叔叔,我回了酒店。我给老总打了个电话,是楚楚接的,她说,老
总出去了,我就把情况跟她说了,临别我叫她亲我一下,结果她说:「这是上班。」
我最不喜欢就这下,马上挂了电话。过了一会,手机就接到信息,一看:「锡晒
你(广州话——最亲你的意思),楚楚。」我不知好笑还是好气。

  我接着又跑到海啸的总部看了看。一栋高楼,挺气派的。我没找什幺人,只
是随便转转.

  傍晚,正无聊,大秦的电话来了,约了在哪等他的车接我。这大秦是我们班
的帅哥,一米八七的个,打一手好排球。大学里的姑娘不知给他迷到了多少个,
我想这坏蛋又不知带我去哪坏了。正想着,大秦的麵包车就到了,我上了后面,
前排坐着个姑娘,我旁边也坐着个姑娘,看这两个姑娘块头都挺大。大秦操着山
东口音跟我介绍,前面的是她女朋友叫芊芊,后面是女朋友的姐妹叫青桐,都是
税局的。我跟她们打过招呼,她们也是挺豪爽的。

  到了饭馆下车,我才发现两个女的都有1.8 米的个,我这1.78的个照说也不
矮了,但跟她们比简直没了脾气。我知道大秦这小子跟我摆谱,想镇我一头.

  芊芊跟大秦坐在一边,我跟青桐坐在一起,这俩姑娘身材还不错,就是放大
了一号。我不禁想起网上的清清和小妖,马上笑了。他们也跟我傻笑起来。

  大秦点了很多海鲜,要了两瓶55度的特曲。我们不停地喝酒聊天,非常的开
心。大家喝了不少,见还没把我放到,大秦居然叫俩女的轮番上,我看这阵势非
躺着出去不可,我就装着有点醉,提起了大秦在大学的风流往事,搞得芊芊跟他
较上了劲。还有这青桐没什?事,跟我缠上了,我虽然也喝过不少酒,但对这青
桐,不,简直是青铜,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渐渐地我的脸
失去了知觉,我知道差不多了,听青桐的话也不清晰了,我又倒完了瓶子里的酒,
我半杯,青桐半杯:「还干吗?」我问,「干!」青桐答到,那边大秦和芊芊已
经平息了战火,就等着看我们的热闹了。我们一饮而尽,「好,够哥们。」大秦
和芊芊在嚷到。我费劲地放下杯子,只见一个黑影向我压来,我赶忙用手去接,
结果整个青桐象山一样压在我身上,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才接住了青桐,哇这分
量那是楚楚可以比的!「哇!」一口,青桐吐在我身上,我马上也想吐,可我硬
是没让它吐了出来。大秦和芊芊过来拖起了青桐,我都不知道自己怎?走到车上,
整车都是酒气,难闻死了,我和青桐一人躺在一排座位上,我不知道自己怎幺回
的酒店怎?睡在床上的。

  约5 点锺我醒了,头非常的痛胃也很难受,我扶着墙走到了洗手间,哇的一
声,把黄疸水都吐了出来,我虚得脸都感觉是冷的,歇了一会,我才洗了把脸,
舒服了一些。我乾脆洗了个澡,光着身子出来,拿睡衣穿上,看见床上一塌糊涂
. 就坐在椅子上,这时才感觉手机好象有提示音,打开来看,全是楚楚发来的信
息和电话,可以感到她找不到我很着急,我的心不禁涌出一股暖流。

  第二天,我先到高叔叔处取了些资料回酒店分析,给楚楚去了个电话,「你
昨晚去哪呢?怎幺找不到你?」我第一次在上班的时候听她用这样温柔的口气跟
我说话,温暖极了,但嘴里却说:「泡妞去了。青岛的姑娘有大又漂亮。」她停
了一会,我想她很伤心的,她却又用平时上班的语气跟我谈起了公事。

  晚上,我陪高叔叔和婶婶来我的酒店吃饭,他们的孩子已经去了上海发展。
因幺老爹跟他们在部队里交情很深,我们也谈得很晚。送走了高叔叔他们,我回
到了房间,电梯到了我住的楼层,我走出电梯,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跟服务员
说什幺,我马上认出了是青桐,穿了连衣裙,还算好,就是很高大。「青桐,你
怎幺来的?请进请进. 」我们进了房间. 「我是来跟你说对不起的,大秦说我昨
天晚上吐你一身!」「不要紧,不要紧,我也吐了!」北方人就是直爽,谈什?
都直来直去的,我请她坐下,她把椅子都塞满了。

  我谈起此次来的目的,青桐听了说,回税局查点东西可能帮得了我。电话响
了,是楚楚,我跟她说起了高叔叔,说他介绍了个人可以帮我,我们正谈着,楚
楚听了很高兴,还亲了我一下,就收线了。打完电话,我跟青桐谈了很久,好象
很投缘。时不时开心地笑笑。很晚了,我看了下表都一点了。「这?晚了。我爸
爸肯定睡了。」青桐有点着急,站起来想走,又不知想什幺. 我就对她说:「不
如就在这睡吧,反正那床的钱我也付了。」「好吧。」我还以为她会推迟一下。
我们各自洗了澡,各自睡在一张床上,还谈了一会我就迷上眼睛了,又过了一会,
她转到了我的床上,这分量我的床马上就吃紧. 我顶起被子,让她钻了进来,她
就趴在我的怀里,简直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青桐比我要小两岁,很年轻的,皮
肤虽然没有楚楚细腻,但更充满血气,我象抱着一棵大树,不过她的腰身还挺细。
我本来想学着跟楚楚那样蜻蜓点水,结果青桐热烈地响应着我。

  一切是那幺的热血沸腾,有登山的艰辛,有大河奔流的澎湃。简直是武王伐
纣的大战,或者是罗马人跟日尔曼人的决战。

  我们连续作战了几个回合,终于我眼睛都很难睁开了,洗澡的时候,我都有
点站不稳,当我们又躺在床上,青桐还是一样的依着我,因?太累了,我们很快
就睡着了。

  9 点左右,楚楚的电话来了,我跟她聊了会,她说今天是星期六,要出去钓
鱼,就收线了。青桐望着我问:「你女朋友?」「不是,是老总的秘书,我们每
天都通消息。」「不信,一定是女朋友。」女人的敏感性总是很强。我跟青桐解
释了好一会,她还是有点醋意。青桐玩着我的紫兰链坠子:「女朋友送的?」「
妈妈送的,是外婆给她的。」我编这个大话就怕青桐问我要,好在她没有。电话
又响了,是大秦。约我去转转. 我告诉他10点半再来吧,我头有点痛。于是又抱
着青桐睡了一会,我实在太睏了。

  等大秦的电话再次把我叫醒,青桐已经离开了。我心里说,这会作孽了,青
桐是处女。大秦的车就停在宾馆里,我坐上了车,看见青桐在车上,知道她挺聪
明的。大秦带我城里,海边到处转转. 青桐的手掐在我腿上,我就轻轻地拉住她
的手,象跟楚楚那样。青桐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心想女人的心好象跟个
子没什幺关係.

  到了海边的一个排挡,挑了个望海的位置坐下,我以?又来灌我,结果青桐
说:「就喝点啤酒算了,今天的海风真好。」大秦也没反对。

  我们开心地聊着,芊芊还追问我大秦的风流往事,大秦猛给我打眼色,我不
说,好象前天说的是骗人的,说吧大秦可遭罪了,山东姑娘的厉害我昨晚才领教
过. 于是,我就来点春秋说法,故事挺吸引人的,但都没有什?把柄。芊芊的感
情挺丰富的,听的很认真,脸上的表情跟着变化,大秦给我说得离活雷锋不远了,
他时不时憨笑两下。青桐倒是没有信我的鬼话,不时掐我大腿。我的脸色还是一
点没有变,这招是跟老总学的,要来应付客户的,没想到我用在这了。大秦他们
居然没有看出来。

  这两天我玩得很开心,追数的事就没想它了。烦的是又多了个要哄电话。

  星期一开始,我到了海啸集团,那帮家伙走马灯似的换人跟我蘑菇。真是晕
头转向。那帮家伙真是难整,怪不得其他人都无功而返了。

  晚上,有时青桐来我这,一般都11点左右就回去了,我有情绪就跟她温存一
翻,没情绪就学跟楚楚那样蜻蜓点水。青桐幸福得不得了,脸上的红晕也越发动
人。楚楚来电话,我就跟她多谈公事,免得伤了青桐。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
骂自己,虚伪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到底自己喜欢楚楚还是青桐?楚楚成熟,美
丽,温情,象陈酒一样,越喝越让人回味,而身材跟自己绝配,烦在变化太大,
让人摸不透,我感到她会非常爱我的。青桐大方,豪爽,爱恨分明,而且热情如
火,身材比我还高大,如果做了我老婆,我一定英年早逝。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海啸那边什?进展也没有,大秦他们地位不高,也帮不
上很多忙,青桐给我送了些海啸及其子公司交税的资料。我分析了半天,终于看
出来了,海啸只是个空壳,钱都在其三家子公司和一家不知道什幺公司,转来转
去。我再上海啸跟他们理论,义正辞严地说了他们的资金的流向。他们感到来者
不善,陆续进了几个人,态度也友善了不少。我一看,糟了,我按了一下手机,
一条信息发给了大秦,这信息我早就写好了,而且跟大秦也约好了。

  我知道,他们什幺事都干的出来,就顺着他们聊起了其他东西。天黑之前我
必须溜掉,否则会发生什幺事情,就不敢包了。

  过了几分钟,会客室的门开了,进来个大个子姑娘,我一看是青桐,说着青
岛话,嗓门挺大,意思是查税的,那帮人就忙着接待她,我马上趁机闪了出来,
我直奔楼梯,下了一层再转电梯,到三楼就出来,钻进了商场,才从商场的门口
走了出来。这些我都原来侦察好的,海啸的公司门开在另外一边的。

  出了商场门口,大秦的车就驶了过来,二话没说,就一路奔济南开去。在路
上,我才定下神来:「大哥,你真够哥们!」「行!这回你来没把你放到,算你
是条汉子。我去广州一定不放过你小子。」「看来我把你说成活雷锋没说错啊!」
「屁,你小子可把我害惨了!」我见他这?说,但脸上确很得意,估计芊芊又慰
劳了他不少。

  到了济南,我先买了机票,第二天的,大秦把我安顿在亲戚家,就準备回去
了,我给了他1 万,叫他帮我退房,还叫他带礼物给芊芊和青桐。给青桐的是个
手錶,都是我买好,包装好了的,想走的时候送给她们的,没想到我要逃命。手
机我不敢开了,晚上我买个200 卡,打了电话给老总和楚楚,把这边的情况跟他
们说了。老总有点不高兴. 楚楚非常担心:「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啊!」我告诉她
我已经脱离危险了。

  我又打了青桐的手机:「你没事吧?」「我有什幺事?我去查税是正常的,
他们不得三孙子似的!」青桐豪言了两句,就开始放低了嗓门:「打你的手机也
不通,怎?这时间才想起我?┅┅」我跟她聊了会,告诉她是200 卡打的,叫她
别担心。

  第二天我就飞回了广州,直奔公司,複印了高叔叔和青桐给我的资料,就到
了老总办公室。老总脸色铁青铁青的,我都準备挨骂的了,先让他看了青桐给的
资料,以为还有点苦劳,怎知老总说,这些有鬼用,又骂了几句,比我想象的要
轻一些。我赶紧又递上高叔叔给的资料,老总看着没有吭气,楚楚在旁边看着我,
没什幺表情,我心里的气不知打哪处来,青桐多好!

  「你可以回去了。」老总不冷不热的冒出一句。我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我没有回部室,走到大街上,找个档口买了张神州行充值卡换上。回了家,
叫了外卖,就洗澡上床睡觉.

  手机不响,整晚都很静,同屋的还没回来。我在床上怎?都睡不着。越想越
气:老总这混蛋,明知海啸那幺难搞,就派我一个人去,不是玩我吗?前面的人
也没成功,凭什幺我就行啊?

  大秦这小子还是够义气,不然我就回不来了,但这小子不应该摆谱,害我又
搭上个青桐。青桐对我也够情义,但是处女你早跟我说嘛,现在让我作孽大了,
怎?着我还没有主意。最可恨的是楚楚把我的链坠子换了,而且又变化无常,老
闆骂我也不吭气。想起跟她在温泉的情景简直是当我是傻瓜。

  以后,有什幺女人喝醉酒要倒千万不要扶,不然后果可想而知啊。

  第二天我回公司挺晚,我进办公室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很奇怪。我坐下后,
咪咪就过来了:「健仔,不用难过,其他人都没搞定啦。」「坏在,老总用18个
字的髒话来骂他呢。」辉仔阴阳古怪地说,眼镜蛇接过话题:「不,据权威消息,
老总骂健仔不是太狠。」我感到很好奇,老总骂我确实不是很厉害,但当时只有
老总、我和楚楚在哪来的权威消息,我就故意激动地说:「你知道个屁。老总哪
只18个字的髒话。」「我的料绝对準确!」眼镜蛇不服气,「哪次我的料不準的?」
我马上想到楚楚这贱人:「那楚小姐才可恶,老闆骂我居然也不替我化解。」「
没有楚小姐,你还能站着出来?弱智!」眼镜蛇这幺说,我就更确定是她了。

  很快,话题又扯回到贱人身上了。咪咪说,看见楚小姐跟老董(董事长)坐
游艇出海钓鱼. 我才记起她确实跟我说过钓鱼的事,我的心好象划了一道口子,
但我脸上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辉仔说得更奇怪,楚小姐居然泡咖啡给电工喝,
还聊得很开心。辉仔的料一向都只能信一成。但此时我就更厌恶那贱人了。

  正说得邪呼,楚小姐出现在门口,大家马上收了声。「健仔,老总叫你去一
下。」那是我最讨厌的表情。我什?都没说,也没有望她,就走了出去,有点慷
慨就义的味道。

  来到老总办公室,老总的心情不错. 「健仔,听楚小姐说你的心情不佳,昨
晚找你,你又不开机. 年轻人受点挫摺很平常的,我都没有怪你,┅┅」老总讲
了很多勉励我的话,楚小姐出去了。「海啸那帮家伙很狡猾的,你惹了他们,还
能够想办法逃掉,就不简单了,我看好你的。」老总的话确实让我非常感动:「
老总,我只是个新人,你信我,给我做这幺大的事,我又没有办好,实在对不起
你。」「年轻人,眼光放长点,今晚去轻鬆一下吧!对了,我看得出楚小姐很紧
张你的,为什幺不理人家啊?」老总这幺一说,我的气就不知从哪冒出来:「老
总,我换了手机. 怕海啸找我麻烦。」我把新号码告诉了老总。「你不想楚小姐
知道吧?」我没有否认,当然我还不想另一个人知道了。

  下了班,老总真的请我们部室的几个人去玩,楚小姐开着老总的越野车装上
我们,去了番禺的一个度假村,我们玩得很开心,但我没有理睬过楚小姐,她主
动找我,我也给她玩深沈。她就跟辉仔去跳舞,我也请了咪咪跳,还故意搂得咪
咪挺紧,咪咪也没有反抗。楚小姐居然跟辉仔越帖越紧,我就乾脆跟咪咪脸贴脸,
咪咪可能知道我是气楚小姐的,也跟我很配合。

  老总跟眼镜蛇看着没什幺劲,于是就跑去按摩了。

  玩的很晚,我就回房间睡觉,辉仔跟我住一间,他回来一下又出去了,说是
买烟。我躺在床上,心想老总真好,我没有办好差事,他还请我们玩,有这样的
上司还有什幺求的啊?!这时电话响了,我估计是楚小姐,但拿起来居然是咪咪。
「你小子今晚抽了姐姐多少水啊?怎幺处置?」「无以为报,就以身相许吧,要
不你过来,亲两下补数吧。」我赖皮地说. 「那还不是便宜你,不行。起码请吃
饭。」「吃饭随便啦,那人在不在?」「不在。吃饭的地点、时间我定,你只管
出钱就行。」「你去白天鹅,吃金箔我不就破?了?」「那我就不管了。」这时
我想起辉仔也出去了,这个贱人!!

  这几天上班都没有什幺大事,我上班、下班,楚小姐找了我好几次,我都公
事公办,看得出她很难过,但她都装着没事。老总够意思,没把我的新手机告诉
她。

  又到了星期五,我到点就下班回家,到那间相熟的大排档坐下,老闆见我来
就去张罗. 我刚喝口水,楚小姐就坐在我的对面,换了一身跟去温泉那天的服装
. 刚坐下就来了一句:「邹健,你还想躲我多久?」「哦,楚小姐啊,这些贫民
窟不是你这样高贵的小姐来的。」我阴阳怪气地说. 这一个伙计过来问:「小姐
吃点什幺?」「跟他一样就行!」楚小姐说. 「好咧。」伙计刚想离开,我马上
用手拉住伙计:「我跟这位小姐不是很熟的。」楚小姐见我这?说气得站了起来
:「还不赶快去!」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幺凶。我看很多人都望了过来,我就对
伙计说:「我一会再下来吃。」说完扭头就出了大排挡,往家走去,楚小姐也跟
了上来。我开门进了家,她也跟了进来。我关了门,楚小姐就一把抱着我,哇的
一声哭了出来。我最怕女人哭的,就抱着她进了我的房间,关上房门,怕同屋回
来。

  我本来想了很多伤人的话,但见她哭得那?伤心,而且把头埋在我怀里,就
心软了。「别哭了,别哭了,有什?好说嘛。」

  「你这没良心的,为什幺这幺对我?」她边抽泣边说. 我一听这话,马上推
开了她:「你怎幺对我啊?」「不是我你早让老闆扔进珠江了!」「这幺说,我
还要谢谢你去钓鱼了?」我这话刺到了她的痛处。她收了眼泪两眼冒火,嘴唇发
抖。我本来还想数落下去的,见这阵势就打住了。她嘴唇抖了一会终于冒出一句
:「你管不着!」「我谁啊?敢管你?是你找我的。」「你,王八蛋!」她说完
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很快又听到大门「砰」的一声。

  我站在那楞了一会,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等我平静下来,饭已经没胃口去吃了,就开电脑上网,跟清清、小妖她们QQ
起来。我说我爱上她们了,还很着紧,她们就邀我到语聊,后来我们还举行了网
络婚礼,好在这两个傻瓜不在同一个聊天室。我一晚上娶了两个老婆,跟她们说
着情意绵绵的话,再也没有想她们的样子,我想起了大学的女友,她给了我很多
安慰,她爱我却不想嫁给我;想起了青桐,她把一切都给了我,而且还救了我,
而我却改了手机;也想起了那贱人,这边跟我泡温泉,那边在老董的怀里钓鱼,
在跟辉仔跳贴身舞,跟┅┅想到这我又跟两个「老婆」绵绵了一翻。

  到一点多,我实在睏了,就下了线,洗个澡準备睡觉,有觉得肚子饿了,泡
了杯快食面吃了。

  第二天睡到10点多起来,收拾收拾,就坐车回妈妈家。妈妈已经退休,爸爸
也退居二线了。我回到家,爸爸、妈妈很高兴,我这两个月经常出差,很少回来。
我给了妈妈一万块钱,妈妈说:「你不是想买车吗?留着自己用吧。」「是老闆
给我的奖金,给你就要吧。」爸爸就说:「这孩子懂事,就拿着吧。」

  我在妈妈家做了一天乖儿子,吃着妈妈做的饭菜很香。跟爸爸聊起高叔叔的
事,爸爸又告诉了我很多跟高叔叔的交情。晚上就在老家睡了,妈妈很开心,劝
我搬回来住,我说经常出差不方便的。但我始终没有告诉他们我的感情生活,因?
我毕业时间不长,他们也没有问起我女朋友的事。

  又上班了,我跟眼镜蛇被安排跟本市的一宗投资,所以经常在公司。我们平
时是由一家快餐店负责送饭的。这天中午又到了吃饭时间,咪咪一看菜牌就皱眉
头,就走过来我这边:「我今天一点胃口都没有。」我知道冤鬼来索命了,就说
:「到哪吧?」「就绿茵阁吧,便宜你了。」

  辉仔、眼镜蛇听见有饭吃,就说:「好啊,有人请吃了!」咪咪马上说:「
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与你们没关係!」说罢就拽着我的手往外走去,到了走
廊,看见楚小姐,我赶忙握住咪咪的手,咪咪也把头贴了过来。楚小姐当着没看
见,走了过去。见楚小姐走远了,我放开了咪咪,咪咪马上说:「你又欠我一顿
饭了!」「拖小手要吃饭,你也太黑了。」「什幺,还有头啊。」「那是你自己
送的。」「反正已经发生了,我不理了。」「你这是强买强卖!」「你以?豆腐
是那幺好吃的?」真没办法。

  到了绿茵阁,点了菜,就开始聊了起来。咪咪把她关于楚小姐的所见所闻说
了很多。我感觉已经和我没有很大的关係就说:「关我什幺事?」「当然关你事
啦,上星期五晚上,楚小姐到酒吧喝醉了,我当时也跟男朋友在那。我们把她送
回了家,一路上她猛骂你,哭得很伤心。看来她很在乎你的,你说关不关你事?」
我想起了星期五的事,我相信咪咪说的是真话,但我再也不想踩一只脚进去了。
吃完饭出来,咪咪说:「这顿饭你有赚吧,记住还欠我一顿啊。」

  回到公司,我把紫兰花坠子还给了楚小姐,想问她要回我的红马坠子,结果
她说不见了,我就算了,反正我不想跟她纠缠下去了。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我终于知道老总?什幺对我这幺好,原来高叔叔提供的
资料上有我们公司董事会的二号人物萧芳的签名,萧芳是某省里领导的夫人。海
啸的事她有份参与,得利多少就不得而知了。老总就以这事做要挟,接手了海啸
的部分股份,由老三变?了老二。虽然公司的损失追不回来了,但老总所得的利
益还更大。

  这天晚上妈妈打了我的手机,说大秦找不到我,电话打到家来了,要我回个
电话给他。我本想早点打电话给大秦的,又怕青桐的事。现在不打也不行了,我
拨通了大秦,我刚喂了一声,大秦就骂开了:「你小子真不是东西,躲哪了,你
以?找不到你啊,狗东西。」我见他骂得那?难听就说:「你知道什幺?我不躲
就没命了。」他骂了一会,我才听明白,是他们将到广州开会,我一听来劲了:
「好等你来,看你还能竖着回去!」我顺便问起了青桐的情况. 「你小子对青桐
干了什幺?她现在好象不大爱理人了。」跟大秦聊完。我赶忙给青桐打了一个电
话,听到是我青桐就说:「原来你没死啊?」我一听这什?话,但语气好象有点
不对劲,我就耐着性子跟她赔了很多不是,绕了很多圈子,青桐说:「你中奖了,
我有了。」「有什幺了?」「你快当爸爸了。」我一听,一股冷气从我的脚尖一
直涌到我的胸口,本来青桐是个处女就够作孽的了,不想还搞出人命。见我没说
话:「你想怎幺?办到说啊?」我还是没有出声,「你是不是男人?怎幺不说话?」
我说:「出这幺大的事我一点心理準备,你倒让我想一想啊。」「原来你是玩弄
我的,你这混蛋!」「我想想再给电话给你吧。」青桐马上收了线。

  我一下子滩在了床上,跟青桐的一幕一幕都浮现在眼前,青桐根本不是我喜
欢的那种女孩子,但她对我是那?的真诚,义无返顾把自己给了我,又主动给我
找了那幺多资料,在危急的关头救了我,自己怀了孩子又不找我,一想到这我的
眼泪马上流了出来,我不能辜负她!反观那贱人,虽然她的身体是我梦寐以求的,
她的温情是那?的迷人,但再想想她那骯髒的身体,我就来气。

  但我又马上想到,我工作才8 、9 个月,什幺基础都没有,才25岁就要从此
被睏了,真不甘心啊。心理反反复複斗争了很久,决定还是问问父母的意见。我
打通了家里的电话,是妈妈接的,我吞吞吐吐地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妈妈,妈妈
说:「作孽啊孩子,你怎?能够干出这样的事啊?」「妈,你就告诉我怎幺办吧?」
妈妈跟爸爸商量了一会,爸爸接过了电话:「孩子,你作了孽,就要作出补偿啊,
难道你还想作更大的孽?」跟父母商量了一会,我终于有了主意。

  我再打通了青桐的手机:「青桐你听着,我爱你!我準备过来娶你,你愿意
吗?」青桐听我这?说:「你不是骗我的吧?」听得出她好象想哭。「不是!」
我坚决的回答。听我这幺严肃,青桐放心了,跟我诉说了很多相思之情,我知道
她是真的。后来我们又商量了各自先办些手续,等办妥了我就过去接她,在那边
登记。我还问了她家里的情况,知道他爸爸是个物理教授,妈妈是家庭主妇. 商
量完正经事,青桐就是不肯收线,最后我的手机警告我余额已经不多,我们才关
了机.

  第二天上班,我就去跟老总说了準备结婚的事,顺便请假。老总听完觉得不
可思议,对我说:「健仔,你有没有搞错啊,男人不过30都不要考虑结婚,你们
部室的几个,哪个不比你大,哪个又结婚了?广州没好女孩子了吗?还要跑青岛?」
「那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搞出了人命,这责任都不负,一辈子都不得安心的。」
我无奈的说. 老总听了点点头:「男人有责任心是好的,这样吧,我叫人事部批
你的假吧。」我满怀感激的走了出来,没有看见楚小姐。接着我又办了一些手续,
我和青桐都是刚过晚婚年龄,不然我都不知道怎幺办.

  晚上,我回到家门口就闻到一阵呛鼻的辣椒味,开了门,就看见同屋的锺海
还有两个姑娘在,两个姑娘一个在炒菜,一个在端菜,锺海坐在沙发上等吃。锺
海见我回来就说:「健子,好久没见了,坐下来喝一杯,我带回了很多腊肉,都
是家里搞的。」湖南菜我很少吃的,但锺海这?热情,我就进房子脱了外套,拿
了半瓶五粮液出来,这是有一次在外面请客喝剩的。锺海看见五粮液就说:「还
是你们好啊,好酒好菜啊!」我说:「你才实惠呢,搞个开关就弄到钱了。」

  菜端上来了,大家坐到了饭桌边。这桌子是房东的,桌子、厨房我基本上没
有用过,锺海回来就用一下。锺海和一个姑娘坐在一边,另一个女孩就坐在我边
上。锺海介绍说他身边的是他的女朋友叫湘娟,我身边的这位叫小红,她们都在
电脑城开档口,就隔壁一间. 我看这两位女孩都很年轻,样子也一般,个子也不
高。

  我们先都干了一杯,「健哥的酒真香。」湘娟赞到,说罢每人又倒了一杯。
我马上想起了大秦他们灌我的情景,好在两个女孩都没怎幺再喝,就我跟锺海喝
着。锺海喝着很高兴,说他刚完成了一个工程,赚了不少。湘娟坐我对面,也很
少坐下,忙着跟锺海拿这拿那,锺海直夸她贤惠,我不禁想起了我就要结婚了,
青桐不知道会对我怎幺样呢?

  我準备起身去盛点饭吃,湘娟马上抢过我的碗,帮我盛去了,小红出声很少,
光顾着吃饭。湘娟盛完饭过来放在我面前,我连忙说声谢谢,湘娟说:「客气啥
咯。」说完坐回座位上,见我没怎?吃菜又说:「是不是我做的菜不好吃,怎?
不多吃点?」说罢又夹了几片腊肉放我碗里,我心想有这样的老婆伺候着才象个
男人。正吃着,感到我的小腿有样东西在磨着,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是湘娟的
脚,我早就听说湘女多情,我脸上没有反应,看看湘娟脸上也没有反应。心里暗
骂又一个楚贱人,也惊歎到,不露声色这下子她也会啊。我把脚缩了回来。

  吃完饭,湘娟和小红去收拾去了,我跟锺海喝茶聊着。我请他帮我买个手提
电脑,厨房里的小红听到,就说她是做这个的,帮我搞定。

  湘娟和小红收拾完大家喝会茶就打拖拉机,我和小红,锺海和湘娟,打的过
程中,每当湘娟出错了锺海就骂她,我跟小红到很少说话。几次湘娟的腿都靠在
我的腿上,我给锺海面子没有吭气,只是把腿挪远点. 打完牌已经很晚了。我送
了小红回去,湘娟留了下来。我回到住处洗澡完睡下,又想想自己的事,觉得自
己很可怜,正想着,隔壁隐约传来了些叫唤声,而且越来越大,想不到这湘娟这
幺猛,锺海小心啊,她跟别人也这幺猛的。

  湘娟的声音搞得我很烦,我乾脆换上衣服去酒吧坐坐。

  我要了瓶啤酒刚坐下不久,就有个穿的很少的小姐过来:「靓仔,请我喝杯
酒可以吗?」「坐下吧。」她要了杯威士忌,「不如我们到那边坐吧。」我们走
到一个卡座里坐下,小姐点了一支烟跟我聊了起来,因为大家不认识,所以我说
起自己的事,小姐真是善解人意,安慰我,我感到舒服了很多。正谈着,我好象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顺眼望去,隔了几个桌子,只见楚小姐穿着条吊带裙,跟
一个18、9 岁男孩在喝酒,男孩子背对着我,没看清脸,楚小姐看来已经喝了不
少,可能这是第二场。楚小姐往我这边望来,我赶忙抱住小姐挡住了脸。「先生,
这里不可以这样的,除非你买我锺出街。」小姐说. 我说:「只是见了熟人。」

  喝了一会,楚小姐埋单走人,男孩扶着她出去,我也赶紧埋单跟了出去。楚
小姐是有车的,但看来她开不动了,就打了个的士走。我截了另一台的士,叫司
机跟住前面的车。在车上我看见楚小姐头靠在男孩的怀里,那男孩搂着她上下其
手,我的心马上收缩的厉害。

  的士到了一个湖边,他们停下,我也叫司机停下,我们相距就几十米。那男
孩搀着楚小姐下了车,就望湖边的草地里走,当时已经是深夜,的士走了以后就
剩我们三个人了。我站在一棵树的后面,看男孩把楚小姐放在地上,準备拉她的
吊带,看见这一幕,我就象斗牛场上的公牛被斗牛士的剑刺中了心脏一样。我楞
了一下,马上血就涌上了脑门. 我飞快地沖上去,一把揪起那男孩,顺势就是一
拳打在他鼻子上,他打个趔趄,想站稳,我又向前踹了他一脚,把他踹到了湖里
. 我过来抱起楚小姐,走回路上,只见一台的士开到我们身边,我把楚小姐塞上
车,自己也跟着坐了上来。「这次去哪?」司机问,我一看是刚才载我的那个司
机,「怎幺是你?」「我就知道你是英雄救美。」「我本来只是想看戏的!」

  我在车上帮楚小姐整理了一下衣服,楚小姐已经醉得很厉害,我好象看见她
嘴唇在动,就贴耳朵过去,她是说:「好冷。」我脱了外套给她包上,这时我也
感到有点冷。

  回到家已经三点多了,我把她放在床上,弄条毛巾给她?乾净. 望着这美丽
的面容,长长的睫毛,魔鬼般的身材,曾经是那?的高贵,曾经离我那?的近,
现在是那?的无助,那幺的弱小。

  我也很累了就在楚小姐身边躺下。可能是我们进来的时候吵醒了锺海他们,
现在见我这边安静了,就渐渐有点响声,接着湘娟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我在床头
柜上拿副耳机戴上,放了CD,到底是什?歌都没听出来我就睡着了。

  我正睡着,感到呼吸有点难受,我就醒了,迷迷糊糊的感到楚小姐趴在我的
身上,我动了一下,楚小姐就睁开眼睛。她小声对我说:「给套衣服我,我去洗
一洗。」我闻到一股酒味,我望了一下窗外已经有点发白,我起来到柜子里拿了
套短袖运动衣和长运动裤还有条毛巾,楚小姐已经下了床,一把抱着我,很紧.
我站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她抱了一会,就拿着衣服去了洗手间,我又躺下眯
了一会。楚小姐回来了,洗完澡,穿着我的运动衣,虽然有点大,但另有一翻韵
味。她上了床,趴在我身上,想吻我,我把脸扭到一边,她就吻在我脸上,我动
也没动,她就在我肩上咬了一口,我也忍住痛。过了一会,她见没意思,就起来
对我说:「我先回去了。」说完,就起来整了一下衣服,出去了,门关的声音很
轻.

  早上起来,锺海和湘娟也起来了,平时钟海都起来得很晚,可能是楚小姐洗
澡吵醒了他们。锺海对我笑着说:「老弟,你豔福不浅啊,你女朋友漂亮得简直
象个仙女。」我看见湘娟马上掐了他一把。我立刻说:「她不是我女朋友。」「
健哥,没想到你居然把小姐带回来了,很麻烦的。」湘娟抢白了我一句。「她更
加不是那种小姐,她昨晚喝醉了,我不知道她住那,才带她回来的。」「那有点
乘人之危啊!」湘娟又说,锺海赶忙对她说:「人家的事,关你鬼事!」

  回到公司,我想找老总借他的吉普车用,準备去接大秦他们,老总听我讲完,
就说:「原来想摆铺士(摆谱的意思),拿这台吧。」说完把钥匙和行车证递给
我。我一看是他的宝马,我马上说:「不行不行,我的车技很水,碰了你的车就
坏了。」「自动波的,很容易开的。」老总这?好,我都觉得有点过头. 我走出
来,楚小姐刚好进来,我见她的化装比较厚,估计是喝了太多酒脸色不太好。我
说了声:「HI. 」就出来了。

  我小心奕奕的开着老总的宝马,慢慢的开到了机场。时间还早,我就打电话
给青桐,知道大秦他们的飞机正点到达,我这未来的老婆老是不愿意收线,我们
又聊了一会。

  差不多时间,我到到达厅,很快大秦他们就到了,芊芊戴着我送的胸针很漂
亮,他们两个简直象模特儿一样的走着。其实宾馆有车接他们的。大秦和芊芊跟
我走到车场。看是台宝马,大秦说:「你这坏小子混得可以啊,就数你牛啦。」
我告诉他是老总的,他放好行李,对我说:「让我过过瘾. 」他自己坐在了司机
位上,调整了座椅。他呜的一声就驶出了机场,我故意问他,青桐怎?没来,他
说:「你小子没机会了,人家要嫁人啦。」芊芊接着说:「青桐现在可高兴了,
整天笑咪咪的。小邹你算是白忙呼咯,就你这身子骨也不配啊。算啦!」这两个
人真是绝配。「你们俩才是傻瓜,青桐要嫁的人就是我。」我得意地回敬了一句。
大秦说:「你小子邪门啊。」芊芊接着说:「青桐也不是玩儿,我们亲姐妹似的,
她居然都不告诉我。」「看他送你的胸针就知道是个骗女孩的高手。」大秦说完,
芊芊就拨通了青桐:「青桐,你还有我这姐姐嘛,什幺坏男人教你的,还不赶快
招供。」女人聊起来就没完,我们的车很快就到了宾馆,她们才收了线,大秦感
慨到:「这车就是牛,想过谁就过谁,玩似的。」「别提车了,我们不能便宜这
小子,要狠狠的宰他一顿才行。这?快就撬了我妹妹。」芊芊抢了一句。「小子,
你在这等我们。」说完,下车办入住登记。在等他们的空隙,我又拨同了青桐,
她很开心,问我什?时候过去,我告诉她星期六的机票,她叮嘱我别喝太多酒,
芊芊酒量很厉害,我告诉她有办法对付的。

  很快他们就放好行李出来了。我带他们去了郊外的一间蛇餐馆,他们看见那?
多蛇有点害怕,我们点了条过山峰(眼镜王蛇)老鸡汤底打锅,还点了其他一些
菜和一瓶67度的老白乾。他们从来没有吃过蛇,蛇胆酒,芊芊没喝,我和大秦干
了,大秦说:「还行。」慢慢的吃点其他菜喝慢酒聊天,蛇就煮好了,开始芊芊
有点怕,看我们吃得香就试着吃,后来见好吃,就大干起来,酒也一杯一杯地往
下倒,这酒我喝了几次,不上头,顶不住就马上会吐。一瓶喝完了又叫了一瓶,
开始大秦还猛赞这酒香,蛇吃差不多了,我有点吃紧了,大秦站起来上厕所,刚
进去就哗哗地吐得一塌糊涂. 芊芊赶忙过去照顾他。把他扶到了沙发上,我叫埋
了单。我们坐在沙发上,一直坐到下午四点多。大家基本上才过了酒劲,离开了
餐馆.

  大秦开着车,慢慢的,说:「这酒真厉害,是不是放了矇汗药啊?」「我跟
芊芊都没倒,你不行就别牛了。」芊芊也跟着说:「没想到你这?没鬼用。」大
秦马上做了个鬼脸。

  我们在市区到处转了一下,广州的变化之大,大秦都有点不知道路了。晚上,
大秦死活不肯喝老白乾了。我就带他们上了旋转餐厅,望着四面的灯火,吃着自
助餐,聊得很开心,埋了单,再带他们去珠江夜游,看来我的谱摆得不错大秦再
也没那幺牛了。很晚了才送他们回宾馆. 路上大秦说:「兄弟,现在又变成襟兄
弟,你牛。青桐嫁给你我放心。」芊芊也说:「千万别欺负青桐啊。不然我们可
宰了你。」「她不欺负我就不错啦。」

  我开车回到家已经差不多一点了,锺海已经睡了,我打开房门,看见楚小姐
坐在我床上看书,穿着睡衣,「你怎幺来了?」「还衣服给你啊。」我没理她,
拿了睡衣去洗了澡回来,看楚小姐已经把毛巾被放好了,我看了一下四周,收拾
得挺乾净.

  我也没有说话,就躺下了,楚小姐给我盖上被子,自己也睡在我身边。见我
动也不动,就把头枕到我的肩上,「想干什幺?」「你想干什幺都行。」「你千
万别害我,我消受不起,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我知道,所以我才来的。」我
没再说话,任凭她吻我的脸、脖子和肩膀,我也没有动,就是没让她吻我的嘴。
我好象对她没了感觉. 看我这样她乾脆爬到我身上,「你压着我,我睡不着。」
我说. 她听话地下来,侧着身子,枕回我的肩膀。「我知道这样的要求都太奢望
了,你就让我这?睡一晚吧。」听来好象挺可怜的,我就?手搂着她的背睡了。
可能这两天累了,我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起来,楚小姐已经起来了,等我洗了脸,她就把麵包
牛奶端到我面前,我们在餐桌前坐下吃了起来,我心里马上想有个女人这幺伺候
着挺舒服的。

  锺海和湘娟也起来了,楚小姐招呼他们也过来吃,这两个家伙也不客气,就
来吃了。湘娟对我说:「看你女朋友多贴心,你真有福气。」锺海看我们两个都
穿着睡衣就说:「你还说不是你女朋友?」我光顾着喝牛奶懒得解释,楚小姐甜
甜地笑笑。看锺海定神看着楚小姐,湘娟使劲掐了锺海一把,锺海「啊」地叫了
一声。我估计麵包牛奶都是楚小姐昨天晚上带上来的,準备了不少的分量。

  吃完早餐,我们进了房间换衣服,楚小姐脱去了睡衣,原来她里面是真空的,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美丽的酮体,我也脱了睡衣,她就过来抱着我,我轻轻地推
开了她,说:「上班了。」就穿上上班的衣服。

  回公司把车还给老总,跟他说:「把那家伙镇住了。」就出来,回了办公室。

  晚上,小红把手提电脑拿来了,我请他们到大排挡吃了晚饭,再出去买了合
高丽参和其他一些礼物。回到住处又见楚小姐在我床上看书,我就对她说:「没
有用的,明天我都去娶别人了。」「我喜欢你搂着我睡啊,反正是最后一晚了。」

  今晚我不是很睏,就跟楚小姐好好聊聊,她还是喜欢我叫她楚楚,我就叫她
楚楚。

  「你实在很奇怪,白天高高在上,晚上┅┅」我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见我
吞吞吐吐,楚楚说:「白天是工作,这是必要的工作态度,晚上的我也是真实的
我,白天、晚上我都很真实。我倒是不知道你有段时间为什?那?恨我。」我苦
笑一下:「说不上恨,只是很好奇。」「我想你是为了海啸的事我没帮你。其实
我跟董事长已经说过了,更主要是你拿回来的东西便宜了老总。」我一听老董就
皱眉头. 看我这样,楚楚说:「你太好奇了,象个孩子,不过我就喜欢你这孩子
气。」

  楚楚告诉我,楚楚只是她的名字,父亲是谁?妈妈都不清楚。楚楚不喜欢自
己的妈妈,所以学习特别的努力。大学毕业就到了一个小公司,老闆是个精明的
年青人,楚楚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的老闆,当时92、93年经济膨胀,公司也拼命的
扩张,后来经济整顿,公司马上就陷入巨大的债务,老闆整天的愁眉苦脸,整晚
的逗留在夜店,楚楚告诉他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说现在没有办法娶她,哭着求
楚楚拿了孩子,楚楚看见这样的情景,也就做了,休息没几天就回去公司想帮自
己的男朋友。

  一天,老闆带她去见一位港商。老闆骗了她,在把楚楚灌醉以后,港商佔有
了她,当时楚楚的身体还没乾净彻底。老闆拿了钱就走路了。

  无依无靠的楚楚只好跟了港商,港商给她租了间房子,楚楚就当起了二奶。
港商对她还算温柔,上街楚楚看中了什幺,港商就叫服务员包起来。

  「我恨透了男人,却又喜欢这种虚荣的生活;后来他老婆来找到我和他,他
有把柄在我手上,最后给了我40万,就当我的青春补偿吧。」楚楚平静地说. 楚
楚的经历我是很同情的,我最怕听到别人受苦受难的,但听了后面这句,我又冒
冷汗了。

  「后来我炒股票,炒车牌赚了不少,我现在上班无非是找一种寄託。」楚楚
又说. 「你这不是玩我吗?」我有点来气了。「我从来没想过玩你,我对你是真
的。」楚楚开始流泪了,「我原来想我们可以好好地恋爱,我可以成?你的唯一。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可是你后来变了,不理我了,手机也换了,我恨你,也恨所
有的男人,我又开始放纵自己。」

  「哦,原来你这两天到我这是为了玩我,为什幺要害我。」我更生气了。「
我没有害你,想害你我就找你的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